首页 > 聚焦 > 国内聚焦 > 正文

下一个千亿市场正在来临 跨境中小商家互联网生产工具白皮书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1-19 13:14:11

摘要:本文由上?:苍乒纠?/span>5年的实践总结提炼而成,目的是和大家探讨互联网经济发展的下一个拐点。本文的结论是互联网产业化会更加普惠和公平,互联网产业化前期阶段是大平台聚集流量,平台店主租赁大平台流量获得收益,互联网产业化后期阶段是各平台店主、各社交博主和各服务方等发现自己才是真实流量的实际运营方和服务方,流量不依附于大平台也是存在的,如果有一个互联网生产工具能帮助他们把超越于大平台的流量聚拢,将更有利于为用户和消费者提供更加个性化和信任的服务?;チ祷捌诮锥问腔チ柿?、生产和生产关系的发展,互联网产业化后期阶段是各种各样特色互联网生产工具的发展,这将更有利于科技普惠大众的服务宗旨,进而促进经济增长新引擎?;チぞ叩姆⒄怪饕?/span>PAAS模式和SAAS模式呈现,典型的PAAS模式如腾讯小程序,是以技术为载体的互联网生产工具服务模式,通过简单封装程序开发即可获得互联网生产工具服务;SAAS模式是以业务应用为载体的互联网生产工具服务模式,即业务人员不需要技术人员的任何参与,开通账户就可以获得互联网生产工具服务,这是下一个千亿级市场机遇。

 

一、中国跨境互联网产业化趋势的几个基本理论点。

1全球化宏观政策支持

194935日七届二中全会后毛主席等领导进京赶考,向世界证明中国老一辈杰出革命家能够建立反压迫反剥削的新中国,中国人民从此不再任人宰割,中国人民站起来;19781218日邓爷爷等领导挑战摆脱贫困的赶考,抓住了当前国际国内的有利形势,实行解放思想的改革开放,那些抓住机遇敢于破除陈旧观念出来干的人,30年后成为当今中国市场经济繁荣的中流砥柱;20171018日习大大等领导召开19大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的赶考,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一路一带,我们坚信那些敢于破除陈旧观念敢于出来探索世界融合的先驱者,30年后将会成长为世界经济贸易和文化传播的脊梁。

1.jpg

2科技改变交流方式支持

当今国际合作机制已板结,国与国之间交流为主导运作机制已严重滞后于科技撬动的国际间人与人交流和合作共享,现代制度和国际环境秩序无法建立破除国别的世界版阿里巴巴和世界版微信,让世界上的70亿人都在一个平台上逛超市和共享文化及交流感情。想象一下哪个国家会允许他的全体国民跑到他国的平台上购物和文化交流,但未来世界的跨国交流和文明融合是必然。现代科技支持人们在世界各地建立的超越国别的小群体和小部落,我们也注意到这种互联网小部落和小群体正呈现几何级暴增。纵观世界历史,人类超越语言的交流方式最简单最直接的就是商品交换。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致力于超越国界的、又不会剧烈的破除各国现有运作机制的、为封闭小群体和小部落服务的、遵循世界历史规律的、以服务商品和服务交换为主导的科技生产公司必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进而促进人类文明的进一步交流和融合,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经济发展的新动力引擎。

 

3全球化华人体量

世界各地华侨华人总数约为6000万人,中国国际移民群体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海外移民群体,改革开放后走出国门的934万国际移民中,大部分居住在北美和欧洲。2016中国出境游人数1.23亿人次,累计花费 7600亿。2016年进出口总额36849.2亿美元;其中,出口20974.4亿美元;进口15874.8亿美元;进出口总额排在全球首位。如果有一种科技技术或方法能让以上三种数据叠加,让数据能够通过互联网生产工具制作出无穷无尽的各具特色的互联网产品,再加上跨境物联网的飞速发展和连接,让6000万华人和1.23亿旅游人士的互联网产品传递到民间部落式的消费群体和交易群体,势必带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另一种繁荣,撬动新型的商业模式,成就新型的世界经济引擎。


4互联社交已改变人的时间分配比例

第四次工业革命让人们的时间分配发生颠覆性的改变。根据美国市场研究公司comScore2015年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人们在移动端浏览信息的时间比2014年同期增加了90%,而且这些用户大多集中在排行靠前的应用APP;根据2016WeChat用户报告微信用户超过7亿,61%的用户每天打开WeChat APP次数超过10次,32%的用户每天使用微信超过2小时,17%用户每天使用微信的时间超过4小时。单款APP时间消费如此,由此推理我们有理由相信至少20%用户花在移动应用上的时间超过4个小时,很多甚至超过6个小时,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进一步发展,人们花在互联网上的时间只会有增无减。这与人们每天工作8小时,乐观实际有效工作时间6小时,悲观实际有效工作时间4小时相当。由此我们可以大胆的假设,人们是否可以利用这个有效的4小时或6小时在社交应用中谋生,目前人们在社交应用中谋生还不太繁荣,其原因就是社交应用中谋生的的互联网生产工具还不够丰富;工业自动化与人类可赚钱工作呈负相关,人类社交时间消费的递增与人类需要社交服务产品需求呈正相关,因此工业自动化带来的工作岗位的递减必将需要社交服务工作岗位的递增来弥补,这是未来的大趋势。

2.jpg

5社交大数据让产品交换转为信任交换

大数据时代的发展使人与人之间把信任作为商品交换成为可能,人们以后购买的商品不再是商品,而是信任。信任是交易或交换关系的基础,因为愿意交换和交易所以才有了信任。这个世界催生了一种识别标志叫品牌,很多企业或个人花费了大量时间、金钱和持续的口碑积累,就是为了让人们认识品牌。

换句话说,信任的宽度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信任的深度就是把自己的诚信行为在时间轴上向社会公开,进而积累口碑和名誉。现代互联网社交技术让人们在时间轴上记忆并公开了自己的个人信息和行为偏好,时间越久,人们在互联网上社交宽度(多社交平台应用呈现综合个人特征)和社交深度(从小学开始到离开这个世界的全部记录)就越来越能够向周边的小群体和小部落传递某种社会信誉,社会信誉即信任,如果该社会信誉以信任作为商品的方式在互联网小群体和小部落间交换和交易,那么信任作为商品将渗透到每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一个全新的时代即将到来。以后人们购买东西不再会觉得自己购买的是一份单纯的商品,更会觉得自己购买的是一份信任。有了这个基础,人们在社交应用时就可以把自己的信任作为一种商品进行交换,为社交的关系人提供信任的社交服务和社交产品,进而获得社交谋生,创造出一种新兴的产业生态,这既满足了人们在新业态谋生的要求,又满足了全球人类更多个性化特色服务的需求。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那些敢于把信任作为商品并始终实践信任作为交易基础的人,必将成长为新型世界秩序的开拓者和奠基者。

马云说:未来30年,数据将成为生产资料,计算会是生产力,互联网将成为一种生产关系。”“互联网正在深入到社会的方方面面,而这次技术革命的影响力可能超过过去一切技术革命的总和。

因此我们相信未来30年是互联网生产工具繁荣和发展30年,是科技和大数据再造社会时代的30年,是全球命运共同体互联互通的30年,是信任作为商品交换重塑社会的30。没有互联网生产工具的发展和繁荣,生产资料、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能效和产能就不可能获得更大的发展和繁荣。

3.jpg

 

二、跨境中小商家需要什么样的互联网生产工具?

 

1互联网生产工具不是以流量为核心,而是效率为导向,是帮助人们从日常繁琐重复的事情中解放出来的工具。

流量即人群,人群即社会,社会即经济,经济即资产,这就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发展的中心思想。根据美国市场研究公司comScore2015年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由于移动端手机体量限制和一个主权国家社会影响性的限制,移动端设备只会集中在某个国家的前几个APP应用。目前以流量为载体的APP已经瓜熟蒂落,很难有大的格局改变,而且获得流量的成本也极其昂贵,因此仍然以流量积累为核心的商业模式都将遇到天花板,前途是堪忧的。

当然,最初流量的诞生是以服务企业为商业目的,当企业商业目的发展到以流量作为核心运营资产时,必将触发深层次的社会问题,例如数据资料是用户个人的还是平台的?平台上的互联网产品是商家的还是个人的?数据资料是国家的还是企业的?等等。近年来,精英们提出了共享经济理论,生产资料是你的、我的、甚至是大家的,这既符合了社会发展进步的需要,又回归生产资料的社会属性本质。从经济角度上讲这既发展自己的平台,扩大平台社会影响力,又促进社会和人类物质文化需要的大发展,这是多赢。

既然互联网生产资料是社会性的、属于共享的,现代每个互联网企业家和互联网精英都在实行这个共享潜规则,那么共享将带动互联网生产工具产业化繁荣和发展。如果各专业的互联网生产工具足够丰富,那么我们周边见到的各种互联网产品和服务就会足够充分,第四次工业革命还会持续地以指数模型增长方式爆发,这个新经济动力引擎还将继续。这个新经济动力引擎目前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如何发展更多的互联网生产工具,如何促进各种互联网生产工具繁荣等等,解决了这些问题自然就解决了新时代经济繁荣问题。

 

2互联网生产工具须摆脱传统合作交流的束缚,建立在互联网连接并服务民间新秩序上,专门为跨境民间小部落小群体交易和交换服务。

互联网生产工具与互联网流量有着根本的不同,工具本身是没有社会性的,它是人类的辅助工具,是帮助人类记忆、处理和再生的存储器和运算器?;チぞ叩暮诵哪谌菔切驶?、自动化、规?;团炕?。

4.jpg

同样地,互联网生产没有社会性,因此互联网生产工具是超越国别的,不会受制于种族、文化、习惯和传统的影响,它的核心作用就是生产互联网产品。

互联网生产资料共享性,决定了生产资料先是用户的,然后才是平台的,例如我们在微信群、朋友圈、微博圈和交易圈分享自己的感情、分享自己的生活、分享自己的交易等等,是先有了用户辛勤的耕耘,然后才有了平台这个载体,不然平台就没有任何价值;而且用户生产什么、耕耘什么完全由用户自己的喜爱和偏好决定,这个决定可以是物理上的、可以是跨越物理的、可以是实体的也可以是虚拟的、可以是国内的也可以是跨越国家的等等。

因此互联网生产工具彻底摆脱了传统沟通合作交流模式的约束,随着互联网经济和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快速发展,用户对互联网耕耘和生产的需求越来越广泛,除了原有的娱乐和感情交流,更多的派生出互联网上的交换和交易,这种交换和交易既可以是服务交易、也可以是商品交易、还可以是货币交易等等,那种单纯依靠手工耕耘的互联网生产已经不能满足用户需求,用户对互联网生产工具需求将变得越来越强烈。

这种互联网生产工具最大的特征就是让有关联关系的小群体、小部落互动和共享更加高效,再加上全球交通工具和物流行业的飞速发展,人类的流动非常频繁,这使得小部落、小群体实现商品及服务的交易和交换成为了可能,如何把用户小部落和小群体的线上线下活动有效地结合起来,如何把丰富的线下产品变成丰富的线上产品和服务有效地结合起来,这是互联网生产工具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

 

3互联网生产工具须连接流量、社交和传播平台,为用户的生产价值活动提供交易场所。

互联网生产工具必须回答互联网生产需求从哪儿来,生产的互联网产品到哪儿去的问题。目前各平台的店主、播主、博主、坛主和秀主等都有自己的偏好和需求,而且这些的粉丝也都会有自己的偏好和需求,平台是主导地位,各主是从属地位,各店主、播主、博主、坛主和秀主等需求和潜能受制于平台的约束,不能依据各主意愿自主发挥,目前各主在互联网交易产品就是通过内容吸引粉丝并向粉丝宣传广告,而宣传产品的交易和产品的信任各主是不参与的,也没有手段和工具帮助他们参与。

互联网生产工具可以更大限度的满足这些店主、播主、博主、坛主和秀主等的需求,通过互联网生产工具把自己用过的、亲身经历的、相互交流的、经过信任筛选的、粉丝推荐的商品和服务通过互联网生产工具制作出互联网产品,推荐给粉丝和用户,让互联网产品交易的发生和服务的发生都在店主、播主、博主、坛主和秀主等的可控制范围内,互联网生产工具还可以帮助他们随时管理随时追踪,进而让这些店主、播主、博主、坛主和秀主等转变为实体的互联网店员,互联网店员既能够通过工具镜像真实世界店员的各种服务,把他们变成互联网的交易商品,又能用大数据方式、信息公开的方式、个人社会信誉记录的方式管理和积累信用;它既承载了物理世界店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信誉,又承载了大数据交易公开化、服务透明化、服务连续追踪化、用户监督公开化的逻辑,让虚假违法劣迹无法遁形,任何一次虚假行为都可能面临使自己的互联网财富积累归零的灾难性风险。

由于生产资料共享经济是未来的大趋势,所以互联网工具提供商不用担心没有平台载体与之对接,平台载体是期望这些互联网生产工具在平台生产和耕耘的,产生更多的互联网产品和服务,满足各主和粉丝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平台的内容就会变得更加广泛和繁荣。

也许会有人说,那为什么平台不去自己研究和开发这些生产工具呢?原因很简单,巨型的共享流量平台不止一家,每个流量平台的用户特色和偏好不一样,平台之间由于竞争的关系,决定了一个平台开发出来的生产工具要对接另外一个流量平台,必将导致彼此的竞争猜疑,这是平台做互联网生产工具的死结。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每个国家的主流流量平台都有国别的概念,一个国家的流量平台服务于另一个国家的流量平台服务对接关系复杂,除了彼此竞争问题外,还有更深层次的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这又将是另外一个死结。

因此,互联网生产工具是区别于平台流量的另外一个产业,它专注于效率提升和规模生产,它没有社会性的约束,与平台方没有竞争关系,这是一块还未开发的处女地,是未来新经济引擎的发动机。


4互联网生产工具须建立生产和销售的无缝对接,生产即销售,生产即服务。

互联网生产工具究竟生产什么产品?很显然,互联网生产工具只能生产虚拟产品,不能生产实体产品。实体产品有空间性、移动性和时效性等,虚拟产品无空间性、无移动性和无时效性等?;痪浠八?,互联网产品生产即为服务,它没有真实产品那么复杂,它也没有真实产品的监管程序,互联网产品生产即可上架销售。

店主、播主、博主、坛主和秀主等互联网商品销售的好坏及信誉不是通过互联网产品的好坏优劣去评价的,而是通过各主的互联网资产公开信誉和互联网社交服务等去实现的,互联网生产工具帮助各主获得互联网服务所须的所有互联网信息、社交技巧和数据智慧,包括交易全程管理和跟踪、交易全程的记账本和资产管理、交易习惯和交易行为的记忆和大数据分析等等。一句话互联网交易产品即为服务,相比传统僵硬的服务而言,这个服务是立体的全方位的、是超越时空的、网上面对面一对一的、给人以感情上的贴心和信任。

5.jpg

传统互联网生产工具基本上都是由流量平台捆绑完成的,流量平台制造的互联网产品仅限于流量平台上的工作和服务,离开流量平台就不能运作和服务,并且流量平台之间也会互相阻击,例如微信和淘宝都不允许对方打开自己的互联网产品和服务。

传统互联网平台生产工具还有低效率问题,例如淘宝天猫京东平台上最重要的互联网产品即图片,同一个商品图片无法做到所有共享,想象一下10个店铺在同一个页面卖同一个商品的场景,那将会是一个极糟的用户体验。因此店铺图片和美工被夸张为极其重要,要求每个店铺都配置不一样的美工,通过低效能的美工修修补补来实现百花齐放,从社会总生产力角度看,这将是极大的人力资源浪费。

从以上角度看,人们也在期待互联网生产工具来满足互联网时代新特点的需求,让互联网产品的生产和交易变得更加简单、便捷和高效。

 

5互联网生产工具须充分集成现代社交的所有手段,让使用者很容易获取新科技的传播手段和方法

互联网产业化正在以各种传播手段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和时间分配,2001年伟大的乔布斯先生说互联网产业化总爆发需具备两个条件:

·         互联网产品停留在数据层面仅仅是自动化处理的基础,真正的互联网产品需要交流感情。

·         互联网基础设施例如带宽要能够承载大量互联网产品的流通和转接。

 乔先生描绘的所有的蓝图都在变为现实,如果互联网感情交流产品能够很容易的包装为一种服务,那么互联网产业化就能够辐射到更多更广泛的民众。众所周知,服务创造生产力,广大人民参与的互联网服务就像其创造的实体产品一样,发挥空前的互联网生产力,为人类提供空前丰富的互联网服务产品,丰富的互联网服务产品就能够促进互联网产业化繁荣。

      广大民众参与制造的丰富的互联网产品,当然离不开互联网生产工具的帮助,互联网生产工具生产的服务产品当然也要融合人们在互联网上传递感情的所有社交手段,互联网社交感情手段包括文字、声音、图像、视频、虚拟现实和可穿戴设备等等,这就要求互联网生产工具能够连接所有的社交手段,使得互联网工具生产的服务产品能够与这些社交手段大融合,满足大众感情交流和娱乐的同时又能满足大众交易的需求,从而达到大众在互联网谋生的目的。

 

三、传统互联网那些价值失效的痛点

 

1图片市场浪费

      有一种说法是互联网经销就是产品图片的营销,每个店主都拥有美图美工人员,以便店主用自己的美学视野向用户兜售自己的商品和服务。同一商品的多组美图在不同店铺呈现给同一个消费者浏览,会产生多少消费欲望激素差异?如果没有多少消费欲望激素差异,那么用多个美工去做同一商品的同一件事情是不是一种浪费?如果是浪费,那么这就是互联生产工具需要解决的问题。


2缺乏人性化的填鸭式营销

       大家进淘宝天猫京东等开放式平台是不是有一个共同的体会,就是进入消费者视野的是淘宝天猫京东等大平台的意愿,但这不是消费者的意愿。这就是流量平台排名营销镜像实体世界热销路段的做法,也是大平台盈利的核心模式。但这个模式在数据和信息日益发达的今天,用传统填鸭式的思维去向消费者强制推荐,这对消费者和客户而言是一点都不友好的方式,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个模式必然会被新的模式所替代。

      新的模式就是消费者进入自己的集市完全不同于消费者进入传统流量平台模式,什么商品和服务出现?什么店铺出现?完全是由消费者的意愿来决定的。这也是互联网生产工具所要解决的问题,想象一下,一个消费者需要的商品和服务集市是她信任圈子里有过交集的商品和服务,是按照她的意愿出现的商品、服务和商家,消费者有权根据商家信用挑选和删除服务商家,消费者眼中的视野始终是干净的视野、始终是与她的爱好偏好相近的视野。这样一个乌托邦式的互联网集市愿景,他能够避免掉以商家为意愿的各种推荐和各种干扰,能够避免传统模式那种很尴尬的场景,例如我是一个守旧的老头子,进入平台他的第一视野竟然是各种花式内衣,这种东西根本与我不相关啊,为什么要出现在我这样的老头子面前呢?


3传统互联网平台遵循流量法则,是雁过拔毛的盈利模式

      真实世界有一个场景,我(商家)因为业务关系要认识老杨(客户),老李(平台)和老杨认识,我就让老李帮我介绍老杨,这场成功的相遇我会发自内心地感激老李,也会相应的给老李一定的感激报酬,例如吃饭,又例如记住这份情以图将来回报。就这个业务而言以后就是我(商家)和老杨(客户)的关系,老李(平台)仅是第一次参与介绍并获得相应酬劳。

      目前的互联网商业场景是:老李建了一个平台,老李把老杨(客户)作为自己平台的一个产品向我(兜售),兜售一次老李都要收取一定的费用,如果我不支付相关的费用,老李就把我和老杨的关系切断。听起来这种雁过拔毛的商业模式总是有点怪异,读者自己琢磨哈。

      我们认为合理的互联网商业模式,老李(平台)作为第一次介入收取一定的佣金是合理的,后续的业务兜售其实质就是我(商家)和老杨(消费者)的关系,除非老李为我的销售业绩提供更多的服务和支持?;チぞ呓镏碳医⒆约旱纳?,消费者反过来也可以建立自己的商家圈,这是干净的、非填鸭式的双向选择,这是未来互联网生产工具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日常交易的中间环节将减少,这对消费者(购买价格低)和商家(服务成本低)而言都是受益的。


4机械式的无感情的数据营销活动、手工作坊运作式阻碍互联网生产的发展

       现在很多互联网店主营销都是机械式的营销模式,刷排行刷流量,争首页和有利入口等等。这种营销方式在流量平台是非常有效的,它的直接数学模型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加大传播的宽度。

      但互联网已经从数据无感情的时代转为以感情分享交流的社交时代,社交的核心是感情,感情的积累是信任,信任是交换的基础。因此未来注定会是以感情为基础的信任交易战胜填鸭式的机械流量交易,如果有一种方法能够把感情为基础的信任交易进行传播,进行裂变,一个新型的、和谐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互联网繁荣场景就会出现。这也是互联网生产工具需要攻克的方向。


5线上服务对接和选择权属于大平台,大平台博弈用户和平台商家受伤

      我们都知道互联网产品都是虚拟产品,交易的落地还得需要实体服务的支撑,因此平台方想?“旆ㄈチ犹峁┦堤逯С址衿笠岛推教?,例如阿里早期连接各银行解决支付问题,成就支付宝;连接五大快递公司成就线下物流和快递服务等等。

      产业链协作在规模经济角度看是有利的,但产业链的生产环节一定是有边际效应的,一个快递员每天只能做200件,这种连接不可能让快递员做到1000件,而每个快递员的成本是相对固定的?;痪浠八挡盗丛谏涞鼗方诘暮献饕欢ㄊ怯斜呒市вΦ?,如果在合作中增加中间环节、增加收费环节,这都是对整个互联网产业健康发展的破坏。从这个角度上讲,只要业务量达到一定的层级,接近产业链的边际利润点,无需平台出面商家也可以获得成本优惠价。从商业角度上讲,原有巨无霸的两点合作可能不如商家与各快递和生产公司的多点协作更有效,这种有效里还可能包含各种特色的支持服务和个性化服务,更加贴心的服务商家和消费者,从而形成互联网生态的总繁荣。

      我们都知道阿里顺丰事件,受伤的是消费者和商家。根据以上原理,互联网生产工具也需要基于边际效益发展让商家自主的选择各种支持服务,例如支付服务、清算服务、快递服务等。这是解放互联网生产力的必然趋势。更多详情关注:“跨境管家海易通”